四川民生资讯门户    编辑部电话:028-85566158    投稿邮箱、线索征集:861214569@qq.com    24小时值班电话: 13032832999
投稿、线索征集:861214569@qq.com 电话: 028-85566158/13032832999

走进湔江,蜀源探秘

2021-03-08 12:01:38 编辑部

鱼凫古城:不能众说纷纭

四川民生报道

史料记载,武王要把对商王朝的战利品赐予蜀人,必须是出师征战的蜀国国王或将领。那么,留在渭水的蜀军将领,既然称“鱼伯(弓鱼)”,就只能与鱼凫发生联系。有书记载,宝鸡茹家庄有伯之妻,周公后裔井姬之墓。墓内器物如象尊、鸟尊、铜人等等,都有明显的蜀器文化特色。而彭州竹瓦街的青铜器中,殷器又与蜀人自己所造的器放在一起,说明两件殷器如果不是武王亲自赐予,也只能是鱼伯的转赠,以表示对同胞杜宇王朝的尊重。

四川民生报道

三星堆的青铜器以及都城金沙遗址的断代,有各种说法,但以主要遗物和大型建筑看,恐怕还是西周早中期为是。简要地说,三星堆文化一期的面貌,与附近仁胜村和宝墩等古城大约处同一时代。二期以后,才与竹瓦的窖藏相近,说明一期处于另一个时代。有专家认为三星堆一期,那是大洪水以前的遗物,年代当在尧时。以后,蜀地经蚕丛、柏濩、鱼凫,已是商末。武王伐纣,蜀军参加,酿成鱼凫失国,蜀军首领只得在渭水边建立鱼国。不久杜宇又建新的蜀王朝,而且得到鱼伯和周王的承认和尊重,最后成为蜀地的盟主,进入蜀族的黄金期,直到开明十二世,蜀亡于秦。

四川民生报道

按照上面的推断,鱼凫失国,应在蜀军前往黄河孟津会师前后。因国内空虚,素有野心的邻国趁机进攻。鱼凫告急,速派信使去附近的蜀族同胞请求救援。大洪水后,蜀族多迁离蜀地。最近的一支,乃居住于岷山的蚕丛氏,已于若干年前国破。其子孙多沿岷江南下,最远的已在越嶲和姚安等地。近的,则是在犍为南端的杜宇一支。杜宇族收到求救文书,火速在首领的带领下,溯江而下,直奔湔山。但到了郫邑(即今彭州市磁峰镇的皇城山一带),已得鱼凫王“仙去”的噩耗。于是,就在郫邑驻扎下来,与入侵者展开激烈的战斗。

四川民生报道

以后,又有各地的蜀人,纷纷前来参加。杜宇在各方面的支持下,包括与梁国女子联姻等正确策略和手段,终于取得了胜利,并得到周王朝和远在渭水之滨的弓鱼伯一系的蜀人承认。于是,杜宇举兵南下,沿湔江下游、鸭子河流域,占领了彭州东南部及今广汉一带的平原地区,国势大振,仍以“瞿上”为名,建都于今广汉三星堆一带,最终成为蜀中第一强国。以上观点,当然包括许多推想和猜想,但在今天看来,似乎更与古文献、古遗址和古遗物的发现及研究结果相吻合。

四川民生报道

如果鱼凫氏的“仙去”和杜宇建国大体如是,那么,柏濩、鱼凫建国,当在殷商,失国则在武王伐纣前夕,杜宇王朝按序始于西周。但是,这样看来又发生了一个很大的问题。有专家作了一个推算,开明王朝灭亡的时间是肯定的,公元前316年,即周慎靓王五年。若开明十二世以350年计算,杜宇王朝止于公元前666年,即周惠王十一年,已进入春秋时代164年。而如果杜宇兴国于周初,杜宇王朝在蜀中统治将达400年左右,这有可能吗?

关于各执一说,张冠李戴的“鱼凫古城”,我们认为,这是一个必须依据史识史料来认真探讨的严肃的“史事问题”。从事实上来看,温江万春的“鱼凫古城”不是真正的等同于彭州湔江河谷流域小鱼洞镇一带的那个具有古蜀文化“本质意义”的“鱼凫古城”。从以上推论来看,温江鱼凫遗址,实际上是大洪水以前留下的原始聚落遗址。鱼凫失国后,部分王族和遗民从西南方往岷江方向逃走,曾在原来的古遗址暂住。也许与追击者在这里有过残酷的战斗,造成王族中的某位重要成员牺牲,或者就是逃亡的鱼凫王。于是,留下了今日的“鱼凫城”之名。

四川民生报道

更有的是,一些学者以此定鱼凫氏处在新石器时代晚期,恐怕更为疏误。因为以古文献《逸周书·王会解》来看,“长沙鳖,其两鱼复(凫)鼓钟钟牛”。这时,他们和文献中所说的蜀人,恐怕还见过面呢?因为,鱼凫古城遗址,只有新石器晚期的遗物,时代正与尧时的大洪水相当,也与三星堆一期和三星堆附近的仁胜村出土的文物相当。三星堆一、二期之间不仅遗物面貌差异很大,而且中间还多有厚厚的淤泥层,这也正是大洪水在此留下印记的铁证。

四川民生报道

《彭县地名录》上说:“彭县北部诸山,均为玉垒山系,而其玉垒之名,也与产玉有关。最著名的龙神岗,所产的玉,与灌县西山相同。”鱼凫王于湔山,都于瞿上,处于高地,水患对其城池,根本不会造成危害。两处“瞿上”,位置也很不同。而鱼凫“仙去”,也没说与水患有关。再说,如果把三星堆定为鱼凫都城,鱼凫王“仙去”最方便的路线,就是沿湔江而下,直达沱江,然后从泸州、奉节而“仙去”。那么,温江、犍为,就不可能有鱼凫人的遗迹了。所以,对三星堆遗址的断代,是研究古蜀史中的根本性问题之一,实在有再次深入讨论的必要。

四川民生报道

黄昏:那些从墨水中捞出来的乌鸦

(舟歌)

 

那些从墨水中捞出来的乌鸦

美丽得使人讨厌

它们忠实的不知疲倦

陪伴着我,在赶往黄昏的路途

这些乌鸦

这些烧焦了的树叶们

悬挂空中,又向远方滑行

刀子一样地割着我的心

它们播种下

“哇,哇——”的哀歌

使大地的眉头紧锁

它们在黄昏美丽的脸上

传播着黑暗的瘟疫  

四川民生报道

黄昏:你要加入我还乡的队伍吗

(舟歌)

 

你要加入我还乡的队伍吗

此刻,我已为你准备好了队列

让我们牵手而行吧

向着那片象征的森林

它遥远的怀抱

装满了步履

黄昏从来不拒绝任何孩子

看那满天的星星

它们的乐园多美

无数的孩子正跋涉在黄昏的路上

他们可爱的小小的身躯啊

要把妈妈的胸怀填满吗 

四川民生报道

来源: 文学彭州

联系我们

立即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