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民生资讯门户    编辑部电话:028-85566158    投稿邮箱、线索征集:861214569@qq.com 
地方: 绵阳 内江 南充 乐山 自贡 泸州 德阳 广元 遂宁 眉山 达州 雅安 巴中 资阳 攀枝花 广安 宜宾凉山 甘孜 阿坝 公益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今日焦点

把一颗滚烫的心交给大山——记天马村第一书记胡祥彪

2016年12月21日 11:45
编辑:小罗

风雨兼程

寒风裏挟着细雨在大巴山徘徊半月之久。

胡祥彪装着一大包行礼,准备出门,妻子突然拉着他的手:“天气预报说明天就转晴了,你明天去吧?”“不行,任务紧迫!即使下冰雹今天也要去。”胡祥彪坚定的话语不容更改,象一位部队指战员。

 胡祥彪是平昌县第三中学的一位老师,共产党员,团支部书记。受学校支部行政的委托,于2014年11月3日被派驻佛楼镇天马村任第一书记,扶贫天马村。

胡祥彪深情地看了妻子一眼,背上背包,去乘坐到佛楼的车。

经过四个多小时的颠簸,来到佛楼镇。佛楼镇处在平昌县最东南端,是巴中市最偏远的一个乡镇,天马村又是佛楼镇最远的一个行政村。毗邻达州市的达县、渠县、南充市的营山,一脚踏三市四县。崇山峻岭,交通不畅,消息闭塞。庄户人家散落在大山深处,几十里才有一户人家。有些还过着原始部落的生活。这些村民守候着祖辈留下的那一方栖息地,思想固执。当地党委政府经过多次劝说,叫他们搬迁,他们罝之不理,更有甚者,还大骂关心他们的干部。

胡祥彪即将就在这样一个原始村落里扶贫。先前,他对这个村落了解过。上任伊始,亲朋好友劝他不要去那个地方,都被胡祥彪婉拒了。他说,年轻就要做一些具有挑战性的事!

佛楼镇到天马村只有很狭窄的土坯公路,摩托车都不曾在这个路上跑,更不说通客车。雨继续下着,胡祥彪没在佛楼镇上逗留片刻,一下车,他就深一脚浅一脚地在泥泞的路上朝天马村前行。历经二个多小时的山路,终于到达天马村村委住地。

已是下午三点了,天马村段村长为他准备好了午饭,胡祥彪委婉谢绝。段村长说:“这不是公款,放心吧,我把你当朋友招待。”“谢谢,你的心意我领了,我在这儿住的时间长,今后麻烦你的时候多!”胡书记随着就在村委旁边商店买了桶方便面。段村长无可奈何地摇摇头,但对眼前的这位“白面书生”的敬意从心里油然而生。

大山才是我的家

在城里住习惯了,在这荒凉的天马村,胡书记一定住不惯,但只有将就了。老村支书龙腾中找村民腾出了村委的一间办公室,并请人把土墙重新粉刷了一次。老支书拉着胡祥彪的手,带着歉意地说:“胡书记,农村不比你们城里,住宿就这个样,你就在这住吧,委屈你了。”

“龙书记,你见外了,我是来扶贫的,不是来游山玩水,你把天马村的情况介绍一下吧,哪些社贫困户最多?”

 老支书对全村了如指掌,七八社贫困户最多。“那就在八社里给我找个地方住吧。”

“那怎么行?那些地方都在山沟里,手机信息都很弱,更不说网络了。就在村办公室住吧。”老支书很真诚。

“谢谢你龙书记,无论条件怎么艰苦,我现在的家就在大山里,大山就是我的家。”胡祥彪谢绝了老支书的好意。

  四川民生报道网

老支书龙腾中拗不过胡书记,与胡书记一道走了一个半小时的山路,来到八社村民龙小佳家住下。

胡书记就在这样一个消息闭塞,信息不通的山沟里一户贫困人家住着,办公、睡觉都在这简陋的房间里。

天微微亮,他就起床到村民家走访,问寒问暖,有什么困难,根据具体情况,制了一系列的计划。比如,有劳动力的,就叫他们发展庭院经济和水域经济;没劳动力的,就叫他们发展家禽经济。为解决贫困村民的种养殖业的后顾之忧,他晚上常常跑到离住地还有一公里的山头(住处信号不稳定,更不说电脑网络了),给三中的行政领导和同事通电话,叫他们在网上查找销售渠道。一年后,贫困户的鸡鸭鱼在胡书记的帮扶下卖上了好价钱!

情系千亩花椒园

为了真正改变山区贫困面貌,以输血功能变为造血功能才会使贫困户真正脱贫!这是不争的事实。什么项目才适合这里呢?什么项目才不会是昙花一现呢?晚上,胡祥彪躺在空寂的房间里,不是想念离开有一个多月的妻子孩子,而是大脑始终在想立个什么项目,才会给天马村的贫困户带来真正的福音!他在床上辗转反侧。一缕皎洁的月光透过房顶的缝隙,洒在胡祥彪的脸上,宛若妻子那甜甜的目光。妻子没有职业,租着一个八平方米的小屋,摆着一个买水买烟的小摊,起早贪黑,现在的生意清淡,但在妻子的勤劳下,一家人的生活全靠这个小摊撑着。自己那微薄的工资一半拿来救济天马村的贫困户,一半支付了生病在床的父亲的医药费。妻子还带着一个活泼可爱的儿子,里里外外全靠妻子一个人!妻子就是一个从来不诉苦不抱怨的十足的四川辣妹子!一想到妻子火辣辣的性格,那个“辣”字激发了胡祥彪的灵感。胡祥彪心里有点底了。种辣椒和花椒!辣椒不行,家家户户都在种,根本卖不到好价钱,七八月一出来,全是滞销品。花椒,对花椒!花椒树成活率要分地域气候,有些地方根本种不出来,花椒是全国各地的人们都把它当成生活中必备的调味品,不愁销路。

说干就干,胡祥彪召开七、八社村民大会,要他们把土地拿出来种花椒,签订合同书。百分之九十几的村民都签了,只有八社的龙云俊、龙腾明强烈反对。

“龙哥,这是为你们好。要不了二年你们就会看到实惠!”胡书记苦口婆心地给龙云俊、龙腾明解释。

“不要叫我龙哥,我不会吃你那套,不好好在城里教书,专跑到我们这边远山村来瞎捣什么?”龙云俊指着胡书记的鼻子不留情面。

“我祖祖辈辈都靠这田地种粮生存,没听说花椒能当饭吃。你不要再说什么。什么狗屁合同,老子我是不会签的!”龙腾明骂骂咧咧。

“龙哥……”胡书记还没说完,被旁边的龙腾中老支书拉了拉,“这是二个活宝气,我当了三十年的村支书,知根知底,本来是为他们好,可他偏要什么事都会与我对着干,你不要管他们了,活宝气要看到甜头他们才会领你的情的。”老支书低声说。“二十年前,村里栽杂交水稻他们也是如此,把我大骂一顿。后来看到其他村民杂交水稻比传统的水稻高产,他们才主动找我交他们技术。”“龙书记,时间不等人呵,这是党的政策,必须今明两年要脱贫啊。”“你再解释也没用,不管他们吧。”

会议不欢而散。

 夜晚,幕色如墨。晚饭后,胡书记打着手电筒直奔龙云俊家。这正是农村收割麦子的季节,龙云俊夫妻俩正在昏暗的电灯下,在地坝里甩着连架打麦子。胡书记虽然打不来麦子,但不时地翻着麦把子。谁也不支声。

“胡书记,我不是不相信你,万一种花椒失败了,来年我们一家四口要饭吃啊。”龙云俊看到胡书记弯着腰认真翻着麦把子,不像在做秀,首先打破了沉默。

“如果失败了,你全家到我家去吃住!”“并且,花椒树每月要除草,施肥,这些活不会让你白干,六十元一天。”

“那好吧,我相信胡书记。”龙云俊不但想通了,而且陪胡书记一道到龙腾明家去做工作。没费多少口舌,龙腾明也同意了。

回到住处,胡祥彪一看手机,已是夜晚十一点半。

 四川民生报道网

2016年5月13日正式启动栽椒项目。胡祥彪与村民们砍灌木,挖地松土。胡祥彪从来没有做过这么苦的活儿。他累了,很想坐在田埂上休息会儿,但看到村民们都如火如荼地干着,他咬着牙又挥舞着手中的锄头……

傍晚,一回到住地,脸脚都没洗,一倒在床上呼呼地就入睡了。他太疲倦了。被子都是房主人龙小佳帮他盖的。

第二天,天还没大亮,他一骨碌翻起来,揉揉朦胧发肿的眼,看到桌上房主人龙小佳早已做好的早饭,二碗饭如风卷残云般地下肚,扛起锄头直奔工地。

正劳动着,一个电话来了,一看,是妻子的号码。“你现在坐车到哪里了?午饭快好了。”妻子在电话里的声音很大,旁边的村民都能听见。“我还在天马村,现在正忙着,挂了哈。”胡祥彪准备挂电话。  “儿子给你说话!”妻子有点发怒了。

“爸爸,你今天中午回来不?”

“爸爸忙啊,改天回来呵。”

“爸爸,今天是我的生日啊,以为你昨天晚上要回来,昨天晚上妈妈六点钟都把饭做好了,我们等到八点钟才吃的饭。”儿子在电话那头带着哭腔,“我昨天晚上准备给你打电话的,妈妈不让我打,说你明天一定要回来。可你今天还是没有回……”儿子在电话那头哭出声来了。

哦,今天是孩子的正生日,胡祥彪已忘得一干二净。他此时心里酸酸的,儿子都读五年级了,从来没有给他象样地过个生日。在3月18日那天,儿子的好友过生,儿子好朋友的父母邀请儿子一起到佛头上去野炊,很隆重,儿子回家后给胡祥彪发了一条短信,并且还把在佛头上一起过生日的照片发过来。胡书记知道这是孩子特别的提示。他许诺说5月15的生日一定回家陪儿子过生!可今天,他又食言了。作为父亲,他何尝不想回到那个虽简陋但挺温馨的家,陪儿子过个生呵。可今天又是特殊情况,怎么能走呢?几十双眼睛都盯着,几十户还

有脱贫的村民眼巴巴地看着,这不是哪一个人的问题,也不是什么大口号,而是一种信任!象龙腾明、龙云俊这样持怀疑的村民把一家子的希望都交给了我,我怎么能走呢?

胡祥彪拔打妻子的电话,想安慰安慰一下孩子,哪怕是许下又一个空口诺,在儿子的生日里,只要逗逗孩子开心就好。可是,一打,传出一串声音:“你好,你拨打的电话已关机……”作为一个大男人,胡祥彪已泪眼朦朦……

在胡祥彪亲自带领下,在他无声的以身作责下,不到月底,千亩花椒园圆满竣工!
2016年12月2日,我来到天马村见到胡书记站在葱葱郁郁的千亩花椒园中,分明看到他脸上的自信在山岚中荡漾着……
用逝去父亲的嘱托筑起希望的堰埂

天马村八社不但偏远,经济落后,而且水源枯竭。有人说,再高的山一定也有水。那不一定,只要懂一点自然科学的人就知道,孤峰突兀,即使有点水,也会顺流到山下。水资源匮乏制约着村民们经济的发展。八社龙照林属于特困户,要想帮助脱贫,无论人的生活用水,还是种养殖业,必须解决水的问题。胡祥彪根据地形地貌给龙照林规划在他房屋左边建一口小堰塘。

龙照林家贫如洗,生活都成困难,哪有资金来修堰塘?这不是痴人说梦吗?无论怎么说,龙照林摇揺头说:“胡书记,你叫我出力还可以,出钱来修堰塘,那等于是叫我上天去摘取星星那么不现实!”

“不让你出钱,我给你想办法。”胡祥彪瞒着妻子把那存折上仅有的五千元的积蓄交给到龙照林手中。“胡书记,你家里也具体,我不会要你的,你的心意我领了。”“你这人怎么不听话?就当我存在你处,今后发财了还我就是。”对于有些人来说,五千元并不算什么,可对于龙照林这样的贫困户来说,也许一生第一次摸过这么一叠厚厚的钱,他激动得说不出来。

修筑堰埂,至少还差一万元的资金缺口,胡祥彪又亲自为龙照林跑手续,贷了一万元的小额贷款。

四川民生报道网

2015年10月20日决定动工修堰埂。早上,突然接到妻子的电话,说父亲病危,请他速回。

 咋办?挖掘机马上要来,叫的民工马上要来,我走了,谁来指挥?一边是生他养他的父亲,一边是脱贫攻坚战,不说是什么任务,凭着共产党的一种责任一种良知,应该把这事办好,如果我走了,从很远请来的挖掘机就会回去,此堰埂就会从此搁浅。胡祥彪一脸惆怅。突然,手机铃声响起,“彪儿,我好……好些了,你不用回,放心的干……干吧……”是父亲微弱的声音。就是这个微弱的声音更加坚定胡祥彪的信念。

挖掘机来了,民工来了,在胡祥彪有条不紊的指挥下,经过三天的苦战,堰埂的基础得以夯实!挖掘机是喝油的也是喝钱的,一个小时要几百,三天基础夯实好了,胡祥彪辞退了挖掘机,靠龙照林和二个民工与他背着一背一背的泥土筑着堰埂!

2016年3月12日,他又接到妻子说父亲病危的紧急电话,他不得不放下手中的活儿,走了二个小时的山路,到达佛楼镇街上,找了辆私家车急匆匆地赶回县城。下车时,司机执意不要车费,说,胡书记,我老家也是天马村的,你为我们老家造福,我应该感谢你,这钱不要。胡祥彪甩下一百五十元油钱,消失在川流不息的人群中。

“彪儿啊,你怎么回来了?我没大碍,你看我硬邦邦的。”胡书记的父亲双手反撑在床上,很想坐起来显示自己的身体好,可试了几次都没成功……胡祥彪眼角那咸咸的东西早已淌成一条河流……

“彪儿,干好自己的工作,工作是你份内的事。”他的父亲歇了口气,“我真的没什么,今天晚了点,明天去吧。”

2016年3月21日清晨,胡祥彪又乘上去佛楼镇的客车。

2016年10月21日,胡祥彪正在为龙照林的堰埂进行培土,因为今年八月份雨大,堰埂外围有一点滑坡,10月份雨少,正是修培土的最佳时候。突然,电话铃比以往响得迫切些。胡祥彪一看,又是妻子的电话,他知道肯定又是父亲病危的消息。没事,父亲每次病危都有惊无险,等我把这几撮箕土填好了,再接妻子的电话。

铃声就这样一直地响着,胡祥彪的泮铲一直地挥舞着。
“接一下吧,胡书记。”龙照林说,“肯定有急事!”

胡祥彪接过电话,只听到那边传来妻子凄厉的哭声……

2016年10月21日上午十点二十,胡祥彪的父亲心脏永远停止了跳动!在开始的电话的响铃声中,一定是一个父亲弥留之前很想听一听自己儿子的声音呵,呼唤儿子的乳名呵,一定是父亲有很多的话要对他作嘱托呵……胡祥彪原本以为父亲会象以往那样好起来的,可这次……

 胡祥彪脚下一软,躺在用青葱岁月和逝去父亲的嘱托筑起的堰埂上……

胡祥彪回到家,匆匆忙忙安排好父亲的后事,于2016年10月26日又踏上了去天马村的征途…..

   文/图 贾松柏


点击次数:
通栏广告E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