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民生资讯门户    编辑部电话:028-85566158    投稿邮箱、线索征集:861214569@qq.com 
地方: 成都绵阳 内江 南充 乐山 自贡 泸州 德阳 广元 遂宁 眉山 达州 雅安 巴中 资阳 攀枝花 广安 宜宾凉山 甘孜 阿坝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锦江区

探访成都太升路“幽灵综合体” 8层楼商场惨变街铺

2017年02月23日 09:30
编辑:刘丹

四川民生报道网

本网讯:“您好,请问知道雄飞中心咋个走不?”

在太升南路上,记者问路。

“啥子雄飞中心哦,不晓得。”一个看起来多热心中年男子继续说道:“你有手机噶,打开手机查嘛。”

一路问了5位行人,其中一位女士明确为记者指出了路线,她就在雄飞中心上班;另外一位年轻男士说:“应该就在这附近。”让记者再问问其他人。

随后记者在微信上随机问了几位爱逛街的朋友,没有一个人听说过雄飞中心。

没听说过雄飞中心,对曾昙花一现般存在过的星际里百货路人更是一头雾水。这家位于市中心黄金地段,比邻太升南路和春熙路的商业体到底是何来头?今天让成都商报记者一一揭秘。

四川星际里百货于2014年5月1日在雄飞中心开业,2016年年初关门歇业。同时四川星际里百货有限责任公司同时也经营管理了雄飞中心商业百货、影城、写字楼和停车场等商业项目。

据官方介绍,星际里百货是一家定位高端的百货旗舰卖场,倾力以“国际精品女人世界”为主题的多元化一站式高端百货旗舰。星际里百货包含了爱马仕、古驰、香奈儿、范思哲、普拉达、路易威登、CK、CNC、JohnGalliano等国际一线奢侈品牌。而在媒体报道中,星际里百货售卖的商品却被质疑为山塞货。

商业体外部无明显标识指引

围着雄飞中心外侧走了一圈,让记者感到奇怪的是,偌大个商业体,居然没有打出自己的名字或者logo。仅仅在路口,停车场进出口等地方有一些标识和灯箱指示这个地方是雄飞中心。

人气寥寥

2楼到5楼全部空置

位于青羊提督街1号的雄飞中心,为双体建筑,目前投入使用的有林恩国际酒店,写字楼和零散运营的一些商铺。提督街一侧为华为销售门店,电信、移动营业厅,暑袜北二街一侧为跨境O2O保税店、85度C、赛百味、711,8楼为耀莱成龙影城,但在记者到访时段也人气人气寥寥。2楼到5楼基本全部处于空置状态。在雄飞中心一楼一家手机店的店员告诉记者,以前这里是一个8层楼的整体商场,但没开好久就只剩一楼几个商铺了。成都最繁华的市中心,商场开成了街铺,这也是头一遭遇到。

记者通过手机门店来到原来商场的二楼入口发现,这里被一扇巨大的卷帘门隔断。而进入旁边唯一可以上楼的直达电梯记者发现,仍然无法到达2楼。

在3楼记者看到,曾经的儿童乐园已处于歇业状态,在4、5楼,曾经的商场已变为了一个号称“供企业办公入驻的青年社区”,整层楼被玻璃隔断成为了多个办公区域,但现场黑灯瞎火,既无人办公,甚至连一名工作人员也没有。

在电梯通达的顶楼8楼,是一家“耀莱成龙影城”,时值周五下午时分,现场除了影城的工作人员,在记者停留的十余分钟时间里并没有遇到一名观影者,甚至连坐电梯的人都没有。

在雄飞中心广场负一楼开业的“FDI双流(微博)综保区进口商品直销中心-跨境O2O展销体验店”,店铺内除了两三个工作人员之外空无一人,门可罗雀。

据了解“FDI双流综保区进口商品直销中心-跨境O2O展销体验店”于2016年10月22日开业,是由政府主导的跨境O2O展销体验店。算起来开业不足3个月,拥有食品、生鲜、日化、红酒、母婴和鞋包等商品,却仿佛从未进入过消费者的眼睛。

从成都的华强北到精品百货

到最后的儿童购物中心

在雄飞中心一处墙壁上,贴上了招聘的告示,招聘方为星际里百货人事行政部。记者来到服务台,询问星际里百货是否要筹备开业。前台再三强调,“我们公司就是星际里,是我们公司招聘,不是百货。”

据记者多方了解,雄飞中心最初的商业定位和它所在的太升路商圈有关,据消息人士称,雄飞中心曾一度差点与深圳华强北合作,欲打造一个的以手机、电子产品为主题的成都版华强北,但最终合作没能达成。所以才有了星际里百货开业之初业态为精品百货的调整,最后商场关门前的业态是儿童购物中心。从百度地图可以看到当初星际里百货开业时的街景图。

2014年10月,星际里百货召开了推介会,准备调整儿童购物中心,并推出了“买手儿童购物中心”的概念,并规划了儿童商品体验中心、儿童动漫娱乐中心、亲子互动体验中心、妈妈俱乐部、星级影城、精品超市、海鲜自助美食中心等业态。

2015年8月,在雄飞中心做出业态调整后不到一年的时间,成都商报客户端的记者来到了雄飞中心儿童乐园楼层,从照片上可看到只有寥寥三四位家长带着孩子在玩。当时铺面的空置率虽然称不上高,每层大概都空着3~4个铺位,整个商场显得空荡荡,低迷的人气也让商场看不到生机。

据了解,雄飞是一家从自贡(微博)发家的开发商,从自贡来成都后,曾一度快速发展,在成都有数个项目同时开发,但最为人知的项目就是这个雄飞中心。无奈雄飞中心运营不善,如今也从雄飞集团的标志项目变为幽灵商业体。

压垮雄飞中心商业的最后一根稻草

太升路区域拥有较大的人流量,但租金、人员成本和损耗成本等支出负担也很大,收支在短时间内很难平衡,尚无法培养出足够的稳定消费群体就无法继续支撑下去了。另一方面,儿童业态由于其特殊性,对安全、卫生和体验性要求都非常高,初期的场地和设备投入对资金造成的压力都比较大,设备折旧也会产生大量费用,对经营者经营能力和资金实力都有着严格的要求。

此外,在距离雄飞中心周边开业的多个大型综合体,涵盖了潮流品牌同时搭配影院、书店等多类体验化业态以及酒店。不得不让人想到这或是压垮雄飞中心商场的最后一根稻草。记者询问一楼的租户,该女士表示,“我们士林奶茶是2016年4月份入驻雄飞中心的,当时百货已经关门了,只有二楼还在做最后的清仓处理。”

点击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