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民生资讯门户    编辑部电话:028-85566158    投稿邮箱、线索征集:861214569@qq.com 
地方: 成都绵阳 内江 南充 乐山 自贡 泸州 德阳 广元 遂宁 眉山 达州 雅安 巴中 资阳 攀枝花 广安 宜宾凉山 甘孜 阿坝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温江区

还原陈满被骗心路历程:听人说了一小时 陈满就投钱

2017年02月27日 10:22
编辑:刘丹

四川民生报道网

介绍维卡币的女子称陈满投了40多万 视频截图

本网讯:视频显示陈满当时已投了40多万,后来他又增加投资,共投入百余万

独家对话该视频摄影师

他称大家苦劝无果,曾成立微信群救助陈满

陈满疑陷维卡币投资骗局一事,引发全国关注。

昨日,跟拍陈满一年多的纪实摄影师周强,放出在四川开建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位于三圣乡的别墅内拍摄的一段长约5分钟的视频。视频里,一名叫“郭姐”的女子和一男子对陈满大肆介绍维卡币的相关情况,此时陈满已投进40多万元。之后,陈满陆续增加投资,总共投入了100多万。

周强说,了解陈满投钱后,自己和朋友专门成立了一个救助陈满的微信群,讨论怎么用一种稳妥的办法来帮助陈满,其中甚至有人苦口婆心劝说了半夜,让陈满不要继续投钱,但都没有效果。

周强说,原本报案书什么的都准备好了,自己也询问过陈满究竟会不会再投钱,陈满告诉周强不会了。此后,周强忙着回老家结婚,就把这个事情耽搁了。

过完春节,周强发现陈满还在投钱,马上开始准备材料,而且把暗访获得的视频同期声都整理好了,还请律师朋友进行了法律分析和论证,正准备报案,这时成都商报的报道就出来了……

成都商报记者 张柄尧 蒋麟 王明平

视频曝光

“郭姐”介绍维卡币

陈满:“要做长线投资”

视频一开始,一名短发女子(被陈满称为“郭姐”)就开口介绍起维卡币的优势:“现在全球279万多会员,中国超过百万,拿到了214个国家的法律许可……”在59秒时,陈满出现在镜头中,他专注地盯着一名年轻男子操作电脑。1分10秒时,陈满从男子手里接过电脑,操作了几秒,疑似在电脑上输入密码,随后将电脑还给年轻男子。

当有人问陈满,你赚了好多钱了?陈满说:现在挖出来就两百多万了。但他对旁边的人说,“自己不会提现(挖出来),要做长线投资,不要去短期投资。”

当拍摄者问及一些关于维卡币的问题时,陈满竟在旁边帮忙说起了话:你不需要了解这么多,你只需要了解发展的趋势就行了。“你们郭姐说了两个半小时,我就投了,你需要相信她的业务素质。”当拍摄者反复向陈满核实时,陈满表示,两个半小时就是两个30分钟,自己只听了一个小时,就投了。

四川天作律师事务所律师万淼焱看过视频后表示,维卡币的动态是典型的传销模式,本案涉案人员以非法占有为目的,虚构事实骗取不特定多数投资者钱财的行为,不但侵犯了陈满和其他受害人的财产所有权,也侵犯了国家的金融管理制度等,按郭姓女子的说法,已经涉嫌集资诈骗罪。

记者卧底维卡币群

疑似陈满在群里发言:“我还没有报警”

为一探维卡币真相,成都商报记者卧底多个和维卡币相关的QQ群和微信群。目前,因陈满疑被骗引发的维卡币或为骗局的相关报道,已被维卡币的投资者们广泛知晓。但与此同时,还有不少人始终对维卡币坚信不疑,“媒体报道的东西也能信?”

事实上,投资维卡币的人,在现实中为数不少。成都商报记者以维卡币作为关键词进行qq群检索,一下冒出与维卡币相关的群数十个,其中不少为千人以上大群。在中间人帮助下,成都商报记者成功潜伏进了部分微信群。

无法提现的维卡币

多名受害者的经历证实,维卡币是一种无法提现的数字货币。“包括在很多QQ群,微信群,只要提到变现,立马就会被群主踢出群。”

资金进入维卡币平台后,每名投资者都会产生相应账户。账户内的钱,以欧元的方式呈现,“账户内的钱每天都在涨,但实际上,这种仅仅只停留在虚拟空间里的增值,毫无意义。”

维卡币投资者们能够变现的机会,只有发展下家,从下家缴纳的费用中提成。一位来自甘肃的受害者向成都商报记者反映,兰州、金昌、嘉峪关等地都有,“很多人抵押了房子去投资!”

这两天媒体有关陈满、维卡币铺天盖地的报道,仍然没有打消这些人对于财富的渴望。

昨日多个QQ群里,虽然有人不时将相关报道丢进去,但不时有人表示:“媒体报道的,你也能相信?”事实上,QQ群、微信群正是维卡币传播的重要途径。有受害者建议警方关掉有关维卡币的相关网站、QQ群、微信群,切断他们的洗脑途径。

疑似陈满在维卡币群发言

成都商报记者掌握的微信群截图显示,截至昨日上午10时,一位疑似陈满的人还在一个维卡币微信群里发言:“我还没有报警!”

发言中,此人讲道:“大家一定要明白一点我至今也未向公安部门报警。这样做的目的一是对自己负责。二是对公司负责。三是对每位投资人负责。四是对维卡币这个项目负责任更是对关心我的人负责……”成都商报记者注意到,这位疑似陈满的人,除了照片为陈满本人外,微信号ID也一模一样。有知情人士称,维卡币投资一旦投入后就很难脱身,其中一个原因是大多数参与者都不是单纯的投资人,“被上家忽悠后,可能又会忽悠下家。一旦抽身,无法面对下家。”

有知情人士分析,本来按照计划,陈满会在26日上午8点前往成都去见著名律师、北京理工大学教授徐昕。可是,出发前,陈满变卦了,把自己关在屋里谁也不见。“陈满在群里发言的时间为10点,这期间他很有可能一直和维卡币相关方面保持沟通。”

独家还原摄影师们知道陈满被骗后的三个月

“偷拍视频是为收集证据,和职业伦理无关”

去年11月23日,一个名为“陈满救助方案”的微信群成立。在陈满可能被骗的消息引爆网络第三天,这个微信小组成为各方关注焦点。其中有媒体表示,这些人此前已知道陈满可能被骗,但一直没将消息告诉陈满家人。“眼睁睁看着陈满跳火坑。”甚至还有人对这些摄影师的职业伦理提出了质疑。

在接受成都商报记者采访时,微信群里的多位摄影师表示,这个事情和职业伦理没有任何关系,“事实上,我们一直都在帮助陈满。之前拍摄的视频资料,仅仅是为了收集证据便于报案。”

陈满可能被骗了

苦劝无果 成立微信群讨论拯救陈满

周强没想到,陈满可能被骗的事情引爆舆论后,自己却被推向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作为一名纪实摄影师,跟拍陈满是他的一个主题拍摄项目。“陈满出狱后,我就开始拍摄。整个拍摄断断续续。”

去年11月22日这天,周强开始隐约觉得陈满可能被骗了,“此前一天晚上,陈满给我打来电话,兴冲冲地说,自己的事业现在有了起色,叫我过去拍摄素材。”

在三圣乡四川开建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办公地,周强第一次听说了维卡币。周强一边听介绍,一边用手机检索维卡币相关信息,当时就觉得情况有一些不对。“回来的路上,我问陈满,‘满哥,你是不是遭了哦?广东的公安都说了,维卡币是传销哦。’”陈满说,“你咋只看到网上的坏消息,没有看到好消息呢。这个项目我已经考察了很久。你知道自己为啥一直这么穷么,就是缺乏商业眼光嘛。”

也就在当天,陈满告诉周强,他是参加一个“总裁班”接触的维卡币,已用三个账户投资维卡币,“投进去了40多万。”

周强并非第一个得知陈满可能被骗的人。纪录片导演李老师知道得更早一点。怀疑陈满可能被骗后,周强给李老师打了一个电话,李老师告诉周强:“我已经因为这个事难过很久了。我晓得他可能被骗这个事情,给他说过无数次,希望能够说服他。但一直没有效果。”

去年11月23日,一个名为“陈满救助方案”的微信群成立,成员就包括周强、李老师及其助手,大家开始讨论如何拯救陈满。

为何没告诉他家人?

陈满不听劝 叮嘱不要告诉其家人

接受记者采访时,李老师对于前述情况予以了证实,“我们无数次苦口婆心地劝说陈满,但陈满始终听不进去。我当时也曾考虑过是否将消息告诉陈满家人,但陈满对此很抵触。陈满告诉我,家里人对商业的东西不熟悉,并反复叮嘱我,一定不能将消息告诉其家人。”而周强考虑的,则是陈满的妈妈,“老人家已经80多岁了,刚刚走了老伴。万一将这个事情告诉她,老人家有个三长两短怎么办?”

后来,周强将律师万淼焱及其助手欧阳若宇拉入群里。万淼焱建议先锁定陈满涉嫌参与传销的相关证据,以便报警。这才有了随后的偷拍。

偷拍的时间为去年12月8日,所拍视频总长度超过一个小时。“我们就是想尽可能多地拍摄下视频资料,以便为警方随后的调查提供证据。总之,视频拍摄从一开始就是为了收集证据,而不是为了记录什么。因此,这也和职业伦理没有关系。”

他们考虑的方案

“既要保护陈满,又能解决问题”

对周强而言,接下来是一段特殊的时间,因为他要结婚了,婚礼定在2017年2月6日,“但农村结婚风俗太多,光准备就需要好一阵子。”

期间,微信群也有过断断续续的讨论。其中包括如何报案,如何将此事对陈满的影响降到最低等等,都是大家讨论的内容。

万淼焱告诉成都商报记者,多年前,自己弟弟在东莞陷入传销,“我深深地知道这对一个人的伤害,从传销窝里被解救出来后,弟弟差不多一年左右心理才恢复健康。特别是作为陈满这样的特殊人物,还有陈满母亲年事又高,老人家的心理承受力也需要考虑。我们考虑的方案是既要保护陈满,又能解决问题。所以不到万不得已,我们不想向媒体公开此事。”

很快,春节又到来了。后来,欧阳若宇整理出了一个多小时视频的文字资料,万淼焱也给出了法律意见。就在大家按自己的节奏展开工作时,一个事情仍在持续发生,那就是陈满仍在继续往维卡币这个“项目”砸钱。

还原陈满被骗心路历程:听人说了一小时 陈满就投钱

陈满称自己的“投资”,“现在全部挖出来就两百多万了” 视频截图

突然的焦点

事已公开 “公开视频是便于警方破案”

昨日,网上曝光的视频即来自周强此前拍摄的素材。对于为何会公开这一视频,周强表示,主要是因为此前媒体公开报道后,陈满家人已知道此事,开建公司也已人去楼空,“公开视频,也是为了让警方进一步认识到开建公司的违法行为,便于破案。”

“我只是一名摄影师,不是记者。也从来没有想过要以这样的方式出名。如果没有这两天媒体对陈满的持续关注,这段视频甚至都不会在网上出现,仅仅会作为证据提交给警方。”他说。

让周强感到郁闷的是,因某媒体的报道,自己突然成为焦点,“该媒体在稿子刊发前,都没有人采访过我。作为利益相关方,从新闻的严肃性来说,至少得给我一个说话的机会吧。”

对于徐昕、王万琼两名律师此前所表达的愤怒,周强表示自己能理解,“自始至终,我们其实和这两名律师的目的是高度一致的。我们真的是想保护陈满,毕竟他此前已受伤很深。”

陈满这一年

爱看成功学书籍

希望能获得成功

鸡年春节,是陈满洗冤出狱后在绵竹老家过的第一个春节。

走亲访友之余,陈满到书店逛了逛,买了两本书:《创京东》和《万达哲学》。“希望不断学习,提高自己,不能与社会脱节。”陈满说,他要为今后创业做准备。

“信息爆炸的时代更要学习了解新鲜的事物,不能稀里糊涂,人云亦云。”从书的类型来看,陈满对商业成功类的书籍更有兴趣。他还订阅了《商界》《企业管理》,又买了《跨界》《狼图腾》《乔布斯传》《哪里有抱怨哪里就有机会:马云给年轻人的14堂创业智慧课》等书籍。

陈满不止一次坦言自己出狱后也面临着压力,“同学聚会,发现很多同学都过得很好,一些同学还是千万富翁。”他说,他一直要求自己不断地学习提高,努力缩小和社会的差距,还包括经济上的差距。他不讳言:“希望自己能获得成功”。

去年9月开始忙起来

自称“在成都学习”

去年9月份开始,家人发现陈满变忙起来了,陈满告诉家人,他在成都学习。“学习是好事。”陈忆对弟弟主动学习的事情非常支持,叮嘱陈满有事就找王万琼律师等人帮忙参考。

春节前,陈满和姚军聊天,说在绵竹租了一个工作室。姚军等人感觉有些不对劲——这个老同学太着急创业了,于是约了陈满在茶楼闲聊。陈满告诉姚军他在投资一个洗涤用品项目,租工作室就是为了做项目,已经投资了10多万元,工商出身的姚军和审计出身的王福军分析此事不靠谱,告诉陈满“千万不要再投一分钱进去了。”

陈满还说起投资维卡币这个事情,问姚军有没有兴趣,听到消息,姚军更觉得这个不靠谱,“投资回报率太高了,绝对是骗局。”他劝陈满放弃这一想法。

两人证实,当天轮番劝说后,陈满答应不再投一分钱进去。

曾向同学聊起“投资”

春节后回家时间更少了

春节前,陈满还参加了同学聚会。席间,他聊起他“投资”的事,他说自己看好两个项目,一个是日化洗涤用品,另外一个就是维卡币。陈满还告诉同学自己参加“总裁班”的事。“同学们都笑了他,说不靠谱,他以为我们在嘲笑他。”姚军回忆说。这场聚会后,陈满和同学们的联系逐渐少了,就连姚军和王福军都很少接到他的电话。

陈家人回忆,春节以后,陈满回家时间更少了,没事就到成都或者到工作室去。但家人并没有多想,直到让大家担忧的事情最终发生……

老母亲不愿提起陈满投资的事,“说起这事心头难受。” 哥哥陈忆介绍,去年确有一个做摄影的人来记录陈满的生活轨迹,“在我们这里住了一阵子。陈满开同学会,还把这个男子带了去了,他要是早点告诉我们(陈满在做维卡币投资),我们也许可以阻止陈满。”对于周强没有将陈满“投资”一事及时告知他们,陈忆表示有点遗憾。

陈忆说,作为大哥,这件事必须要管,但也要考虑周全。他希望通过这个事情,陈满有所醒悟和认识。“安安稳稳把日子过好,脚踏实地做事,踏踏实实做人”。

 

点击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