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民生资讯门户    编辑部电话:028-85566158    投稿邮箱、线索征集:861214569@qq.com 
地方: 成都绵阳 内江 南充 乐山 自贡 泸州 德阳 广元 遂宁 眉山 达州 雅安 巴中 资阳 攀枝花 广安 宜宾凉山 甘孜 阿坝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对话

对话四川省杰出贡献奖获得者张兴栋

2016年08月24日 11:56
编辑:罗勤明
  本网讯:上个年度轮空的四川省科技杰出贡献奖,今年有了新主人。7月7日,凭借在可诱导组织再生材料研发和科技成果转化方面的突破性贡献,四川大学教授、中国工程院院士张兴栋拿下了这一2015年度四川科技界最高奖。
  记者专访了78岁的张兴栋院士。
  陶瓷里长新骨的技术,是跨界“跨”出来的
  记者:全球原创的“骨诱导技术”现在已经成为张院士的名片,但听说这个技术的发现是属于“意外”收获?
  张兴栋:上世纪80年代初,我和我的团队在一次做颌面骨修复实验时,觉得原来的多孔陶瓷材料强度不高,于是把一种材料埋进动物肌肉里,想考察最 先长入陶瓷孔隙的软组织纤维对陶瓷强度的增强作用。但过了几个月,我们发现这种无生命的多孔磷酸钙陶瓷转变成了骨头。这是一开始完全没想到的,也成为我们 进一步研究并提出“骨诱导性生物材料”的起点。
  记者:您大学是学固体物理的,怎么“转行”做了生物材料研究?
  张兴栋:我早期从事的研究,就是关于材料的,我们曾经在上世纪70年代参与研发出了立方氮化硼和人造聚晶金刚石等新一代工具材料,为打成我国第一口6001米超深井作出了贡献,参加了1978年全国科学大会。
  我从事生物材料研究,一开始是四川大学华西口腔医院在牙科生物材料使用中遇到了技术问题找我帮忙,我当时虽然不懂医学,但觉得材料学能帮上忙,感到材料科学与医学结合有可能萌发出重大成果,后来就一发不可收拾,现在从事生物医用材料研究已经30多年。
  其实多学科交叉本来就应该成为趋势,跨学科不应该成为科学研究的阻碍。最重要的不是你学什么专业,而是你能不能提出问题、做出判断、解决问题。
  看起来“不合理”不要紧,最重要的是去证明
  记者:无生命的材料怎么能变“活”?这听起来很神奇。
  张兴栋:过去生物材料学界的传统观念都认为,只有活性生物物质才可以诱导组织的形成,无生命的材料是不可能做到这一点的。再加上大家看我是“半路出家”,很多人对我的研究都抱怀疑态度。
  但我心里是有信念的,因为我的发现和观点,是来自于多次实验和统计分析的结果,不是拍脑袋想出来的。虽然理论体系的建构有待进一步研究和完善,但是通过进一步吸取各方面的意见,补充和累积实验结果,加强理论分析最终是能够确立的。
  记者:您是我国生物材料学科最早的工程院院士,您在科研上最大的心得是什么?
  张兴栋:我是土生土长的四川人,1950年进入成都七中初高中学习,1956年进入四川大学学习和工作,就再也没有离开过。我最大的心得,一是 要结合国家需求,二是要敢于坚持真理并不断完善自己的研究结果。“生物材料骨诱导作用”的发现,就是不断遇到质疑,不断吸取国内外专家包括持不同观点专家 的意见和建议,几十年进出实验室反复研究而被国内外认同的,不是坐在电脑面前能够得到的。
  今天,这个在四川原创的发现和观点已基本上为国内外认同,并开始引领当代生物材料的发展。所以,有时候有些现象和理论从外界看起来不太合理,但很多重大科学发现第一次出现时都让人感到很怪异,就看你敢不敢去坚持,能不能证明。
 
 
点击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