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省科技新闻学会会员作品唯一展示平台 编辑部电话:028-85562130 投稿邮箱:1140407975@qq.com 
地方: 绵阳 内江 南充 乐山 自贡 泸州 德阳 广元 遂宁 眉山 达州 雅安 巴中 资阳 攀枝花 广安 宜宾 凉山 甘孜 阿坝 彭州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大城小事

成都6家火锅店被鼠药误会所毁 老板欠下巨债打工为生

2017年04月13日 10:25
编辑:刘坤

四川民生报道网

本网讯:当了20多年老板,在火锅界摸爬滚打10余年,从小本生意到拥有6家火锅店,这是蒋旭夫妇第一次外出打工。

一切,只因那一粒谷子:去年2月26日,一名顾客在他们当时营业的火锅店吃完火锅后入院,并一口咬定:是火锅里掉入了拌有鼠药的谷粒所致。火锅店在第一时间被责令停业整顿。坏事传千里,供应商的催促、员工的离职、资金链的断裂,投资230万的火锅店在2个月后相继关门。

当鉴定报告宣告火锅店无辜时,一切都已经迟了。

四川民生报道网

蓝图:以此为旗舰店开设加盟店 未来想过要上市

做生意的时间超过20年,蒋旭见过太多的大风大浪:2005年,做海鲜供应的他遭遇酒店关闭跑路,损失50多万;2011年,投资高速公路亏本近90万。但对于做火锅,蒋旭和妻子徐琪称得上是个里行家,自从10年前渐渐在红汤铜鼎中摸出门路来,虽然竞争激烈,但总算闯出了一番天地。2007年起更是先后单独或合伙开了5家火锅店。

2013年,蒋旭租下文光路一处500多平方米的店铺,打算装修为火锅店。在他看来,围绕其间的5个住宅小区和距离中航工业成飞民用飞机公司不到1公里的地理优势,都会为店铺带来巨大人气。

此后两年,蒋旭砸下230万两度装修该火锅店。这是蒋旭尤其看中的火锅店——早在选址之前,蒋旭就开始筹划自己的商业蓝图,打算将此打造成旗舰店,然后连锁加盟,“当时我想,要把这里打造成旗舰店,再以此托大经营吸纳加盟店,渐渐做大甚至上市。”蒋旭的一位好友也是火锅店主,依靠全市上百家火锅加盟店堂子越做越大,“这样的成功为什么不能复制?”

四川民生报道网

多年磨练出的商业判断果然准确,这家火锅店在那一带做出名气,到了2016年月营业额已经超过40万。他手中6家火锅店分布在成都不同位置,这家店面最大且生意最好。

为了实现自己的想法,早在2012年,蒋旭就注册了餐饮公司,并注册了“蜀味传承”火锅商标,该商标只在这一家火锅店用。

蜀味传承的第一家加盟店在郫县(微博 微信)红光诞生,西安也有加盟商表示有兴趣,吃过火锅的顾客也有问加盟方式的,蒋旭觉得梦想在一步步实现。

突变:顾客吃火锅后送往医院 怀疑是鼠药掉入其中

蒋旭没想到的是,自己的蓝图会毁在一粒谷子上。

四川民生报道网

2016年2月26日凌晨3点过,在资阳(微博)老家的夫妇俩睡梦中被员工一个电话叫醒,说有警察来店上调查,有一家三口吃火锅后住院了。早8点过,惶惶不安的蒋旭回到店里,下午徐琪提着水果直奔医院。

前一晚,顾客冯丽一家三口到蜀味传承吃火锅,先到的冯丽靠窗而坐,“当时觉得有东西往下掉,像是谷物一样。”后来换了位置、换了底锅,用餐之后不到3小时感觉身体不适,“脸部不自然的变肿透红,大小便失禁。”冯丽被送往四川省人民医院(微博),一口咬定,“油碟里面有耗子药。”当晚,文家场派出所民警到达火锅店,在冯丽坐过的位置处,确实发现有类似谷物的物品,警方随后将该物送往四川华西法医学鉴定中心鉴定(事后证明这部分掉落谷物确实含鼠药)。

“听患者顾客说是老鼠药,我当时也不确定。”徐琪猛然想起,一周前店里确实请灭鼠公司来灭鼠。至今蒋旭提起这唯一一次灭鼠,依然懊恼得打自己脑袋泄愤。当时蜀味传承火锅店生意越来越好,蒋旭和徐琪想进一步完善各方面设施条件,首当其冲就是卫生。听到毗邻中餐馆推荐,2月20日,蒋旭花了2100元请来专业公司为500平方米火锅店灭鼠。

“那会我也不晓得到底老鼠药放在哪里的。”徐琪听到顾客说吃了老鼠药,当下承诺如果与火锅店有关,将全权负责,如果无关就顾客自费。

当晚,青羊区(微博)市场质量监督管理局文家市场质量监管所要求火锅店停业整顿,并上报青羊区疾控中心。

麻烦:火锅店遭整顿 后被迫关门

从那之后,火锅店被卷入巨大的漩涡之中。“那会就是五点一线,派出所、质监所、区疾控中心、医院、家头。”生意最好的蜀味传承火锅店被要求停业整顿,事情也像透风的墙越传越广。

事发两天时间,超过10位员工向蒋旭提出辞职。更要命的是供货商,以前都是先货后款,事发后,供货商均要求结清欠款并现货现付,否则停止供货,蒋旭开始借钱还供货商。原本就借钱来开的蜀味传承火锅店出现严重危机,在餐饮江湖畅游20多年的夫妇俩这一次没有挺过去,资金链断裂了。

4月底正好是交房租的时期,供货商催款、30万的房租、一落千丈的名声、遥遥无期的开业、火锅店最终只能关闭,设想的扩大、加盟、上市变成空中楼阁。

关店后半个月不到,2016年5月11日,此前青羊警方送检结果出炉,四川华西法医学鉴定中心检验结果显示:现场提取谷物(鼠药)和灭鼠公司所送谷物中均检出溴鼠灵,均未检出鼠药强和氟乙酰胺;当事顾客血样中未检出鼠药强和溴鼠灵。而溴鼠灵上一种低毒类鼠药,“如果按照鼠药浓度折算,一个120斤的成人需要食用15斤成品鼠药,才能吃到中毒。”鼠药公司员工张先生接受采访时表示,食用这种鼠药后的症状应该是口渴、胸闷气短、供血不足,但顾客冯丽的反应是恶心、反胃、发吐,“所以我们当时就判断,应该不是鼠药中毒,症状不一样嘛。”

对于后来的检测结果,冯丽一方表示自己也知晓。“结果出来了,对我们没什么帮助。(结果)就说不含(鼠药成分),但治疗过程全部是按照吃鼠药来的。”冯丽老公蒲先生向记者表示,至于蒋旭“垫付1.5万元,与火锅店无关的话退还。”的说法,蒲表示“咋可能拿回去?”治疗费远远不止1.5万,医药费前前后后有七、八万元。

遗祸:6家火锅店在7个月后全部倒闭 欠债130万

这份鉴定报告不但没能帮到蒋旭,事情仍然朝着坏的方向发展。

虽然只是一家火锅店“出了事”,但蒋旭的其他5家店也受到了牵连。顾客或许不知道,但供货商和员工都清清楚,虽然蒋旭将鉴定结果告诉了供货商和员工,却仍然阻止不了“恐慌”,紧接着就有两个店相继关门,其他店也因房租和供货商的问题俨然是半营业状态。

“当时的我,真的是抬不起头来。”蒋旭回想起事发前,开起小轿车回资中老家,开到村口就会有村民打招呼散香烟,坏事像长了腿一样到处走,“连老家都不想回了。”

2016年10月份,最后一家火锅店关闭,彼时欠下外债约130万元。起因于一晚上,短短大半年时间,蒋旭打拼了10年的6家火锅店悉数关闭。

像是多诺米骨牌,资金链断裂使得蒋旭手上其他店铺一个接一个倒下。供货商的压力,“在当时,包括菜品、调料在内的10多家供货商都觉得出事了,再次合作都要求现金结账。将近两个月,我们配合相关部门处理,根本没精力关心生意,导致管理松懈,员工人心惶惶。”受到蜀味传承火锅店关闭影响,230万中借来的和其它店挪来的约100万资金全部打水漂,加上供货商的欠款催账,蒋旭只能找到亲友借钱先还款。

按照行业惯例,火锅店营业款一般需留下三分之一的现金流才能维持正常运作,这里面包括员工工资、水电房租和突发事件风险金。但为了应对“鼠药”事件,蒋旭不但拿出他的全部现金,而且还借了许多钱。

资金链的断裂导致企业倒闭,在企业江湖中很是常见,隔了几个月再回头看,蒋旭也觉得自己有些傻,“还是该想办法去保留两个店,至少能有个生活来源,也不至于到现在这个局面。”

败走:夫妇俩前往深圳打工 租住在单间内生活

蒋旭口中的困顿局面,是被巨大的经济外债扰乱的家庭生活。蒋旭还在读大二的大儿子,主动提出把每周400元的生活费减半,喜欢的机械键盘也悉数卖掉。也是这一年,大儿子开始打工兼职,“你说没有影响和落差,我都不信。”蒋旭语气唏嘘。

2017年1月份,认识20多年的朋友找上蒋旭,希望俩夫妇能来深圳火锅店帮忙。考虑再三后,俩夫妇前往深圳工作。42岁的蒋旭第一次打工,“过去卖水果,卖杂货,都是自己当老板。”第一次出远门,夫妇俩随便收拾两套衣服,趁着3岁的小儿子还未醒来静悄悄的离开,“不然儿子醒来,就不好走了。”蒋旭说道。

在深圳,夫妇俩在朋友开设约2000平方米的火锅店打工,妻子在前厅当大堂经理,既要管理,传菜、打扫、洗碗也要亲力亲为,原本定期要美甲的女人不得不剪掉指甲。丈夫作为厨师长,在厨房负责炒料和菜品管理,喝茶也不再像以前一样挑剔了。夫妻俩多年的习惯不得不改变。

到了深圳,四川夫妇被要求说普通话,带“椒盐”口音(川普)的蒋旭说起话来自己都发笑。夫妇俩在深圳一个月收入有1.5万,除开房租大部分可以存下。其中又要拿出几千块钱还账。在火锅店附近,俩人租下了套二房内的一个单间,2000多元房租由夫妇俩和火锅店老板共同承担。隔壁租房的也是一对夫妇,早上起床上厕所都要排队,每一次洗完澡,必须穿戴整齐。

4月11日,坐在成都一家茶铺里,蒋旭从身上摸出一根香烟点上。在家15块钱一包的娇子、出门22块钱一包的玉溪替代了过去的中华,变成标配。

香烟袅袅下,蒋旭给电话那头的成都朋友解释,这次只是短暂回来。过去多年的交际圈在去到新城市后被全部推翻。“刚刚开始去的时候,陌生感很强烈,完全陌生的城市,没有朋友圈子,想喝茶都找不到一个人。”

过去几乎每天踏足的蜀味传承火锅店,在关店后蒋旭再也没去过。现在在深圳,徐琪8点起床,蒋旭8点半起床成为常态,每个月休息4天,“以前我们俩夫妇每年都要旅游两回,一耍就是半个月。现在到了深圳,欢乐谷都没去看过,休息日就是洗衣服、收拾屋子。”

工作需要,徐琪化淡妆、穿戴整洁,身上的深色外套是打工前买的,这一年都没有添置新衣。和其他女人一样,过去的徐琪酷爱逛街,“去商城买衣服,几千块钱一件的都是看上就买,喜欢那几个品牌服务员都认识我,‘徐姐、徐姐’得喊,当成上宾一样。”过去习惯了在专柜买一整套化妆品的女人,现在开始尝试在网络上购买打折的化妆品,缺哪样买哪样。被戒掉的不仅仅是时装店,还有发廊、美容院和美甲店......

以前6家店100多个员工,蒋旭还会包下大巴,带员工到附近郊游。逢员工生日,蒋旭还会订好KTV。“现在偶尔跟同事聚餐吃宵夜,都只有AA付款。”蒋旭赶紧补充一句,“只能偶尔。”

未来:为火锅店正名 有朝一日从头再来

在深圳,和成都的联系就是每天与小儿子视频。今年3岁的小儿子至今没送幼儿园,“说起来真的是惭愧,确实是没钱。”夫妇俩计划着,到了今年一定把小儿子送去读书。

“我们现在就是希望,能给火锅店和我们正名,确实没有老鼠药。”蒋旭说,这一次回来,只是暂时,等到清明假期一过,俩人又要再回深圳继续上班。

不是没有东山再起的打算,“店铺还要慢慢看,一把年纪让我们转行,我又可以干啥子呐?当初这个事情网上也闹得沸沸扬扬的,哪天翻身我还想用这个牌子从新开始。”因过多的外债,蒋旭还没想那么远。话未完,他又安慰自己,“打工有打工的好,不用愁那么多,每天干完就了事。”

无数个夜晚,蒋旭夫妇在床上辗转反侧,想把顾客冯丽告上法庭,“讨个说法”,但如今的经济情况和精力成本让此想法在脑海中刹了车。

让蒋旭撑下去的,是朋友的一席话,“朋友说,蒋哥你就当成唐僧取经,九九八十一难,这是最后一难。”蒋旭摇摇头,香烟袅袅下叹气,只是不晓得这一难好久才算完。

专家:火锅店危机公关没做好 资金链断裂导致企业关闭并非个案

“无论什么行业,资金链都是致命的。”张女士也是成都火锅界的业内人士,所在火锅连锁店在全国遍布40家,火锅店盛衰荣辱,除了常见的口味、服务、地段因素,资金链也会起决定性影响,“在火锅行业,资金链断裂在关门店铺中占比比较大,基本在五成左右。我知道的,最短寿命火锅店仅仅存活3个月。”对于此事中起致命作用的危机事件处理,“现在业内规模稍大的企业都越来越重视危机公关。”

“资金链是企业的血液,资金链断裂对于企业而言就是企业遇到生存危机了,一旦断裂企业也将无法日常运作。这不是个案,民营企业一定要谨慎。”上海财经大学上海国际金融中心研究院副院长谈儒勇评价,最近拥有66年历史的上市企业辉山乳业同样因为资金链断裂而受挫,“上市公司尚且如此,没有上市的公司更是弱不禁风了。”

谈儒勇觉得,蒋旭在危机公关处理上也有漏洞,“危机公关做的不好,危机事件如何处理肯定是需要技术的,尤其是自媒体时代,好消息不出门坏消息很快就传播出去了。”谈儒勇建议,对于造成不良后果的说法,一定要及时澄清事实,通过本人、第三方权威机构都可以。

对于一般企业预防资金链断裂,谈儒勇建议,首先要控制应收账款规模,账龄不要太长,前提是产品好卖。其次,财务杠杆不要太高,一旦资金无法回笼,企业就会很脆弱。第三谨慎担保,如果担保企业有麻烦就会引火烧身。第四赊账有度,一旦资金不能及时回笼,就会加大资金链断裂风险。(应当事人要求文中人名均为化名)

成都商报客户端记者 颜雪 摄影记者 刘海韵

点击次数:
通栏广告E文字